TOP

穆九安与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探矿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民事一审判决书
2013-02-27 14:30:39 来源: 作者: 【 】 浏览:1617次 评论:0

两当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两法民二初字第17

原告穆九安,男,汉族,生于19598月,初中文化程度,农民,现住陕西省洛南县古城镇红旗村西头组。身份证号码61252219590803263X

委托代理人王婷,陕西彩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两当县左家乡徐阳河,机构代码证:551289701

法定代表人唐建,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恩民,两当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原告穆九安诉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探矿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穆九安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婷,被告委托代理人刘恩民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2月份(阴历),原告与被告经协商达成口头协议,约定由原告承包被告方井巷工程作业,原告即组织工人为被告施工,直至2011313日,双方迫于安全责任的问题签订了探矿施工合同一份,进一步明确了双方的权合同约利义务,定了相关的工程承包方式、巷道规格2×2,工程单价、工程验收办法、工程结算付款时间,合同约定工程单价:平巷为每米1050元、上山单价为每米1365元、矿体厚度2米以上每吨57元、厚度2米以下(含2米)价格按2×2米平巷体积计算。结算方式为被告方于每月1日由相关人员会同原告方人员,对原告方完成符合质量要求的工程进行现场验收登记,对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工程不予验收。被告于结算后第2月的20日前给付原告本月工程结算款,即被告迟延一月给付原告工程款,作为原告的安全保证金。后由于被告不按时支付原告工程款,原告无钱支付农民工工资,致使施工无法继续,经原告多次催讨,在两当县劳动局、信访局和公安局的协助下,被告才支付原告工程款28万元,还下欠132357元没有支付,且被告扣押原告所有施工设备,给原告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故起诉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132357元及利息;2、判令被告归还扣押的原告设备并赔偿因此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诉讼代理人称,一、原、被告签订了探矿施工合同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一定工程量,被告亦对原告完成的工程量验收并确认合格,故根据法律的相关规定被告应按照原告完成的实际工程量支付工程款;二、原告提供的“穆九安结算明细表”是被告会计呙成业制作并亲笔签名的,从此份证据可以证实,截止2011531日被告还欠原告工程款148997.20元。但这份结算明细表中列出5项应扣款项,对第一项购吉普车10000元,原告认为此款不应扣,因为2011120日原被告签订了车辆转让协议一份,约定被告将甘E35025北京吉普车一辆转让给原告,但被告扣留了该车,故该10000元就不应该再扣除;对第二项扣除购钻头款16640元,原告无异议予以认可;对于第三、四项1号坑和5号坑不合格进尺扣款共计139345元不认可,原因是此明细表所指的1号坑、5号坑是包括在经原被告双方签字验收合格的原告工作量进尺简图之中的工程,不存在不合格的问题,故不应扣除;对于第5项矿石扣渣38760元不予认可,理由是原被告之间签订的是探矿施工合同,并不是选矿合同,原告只负责施工,不管打出的是矿石还是废渣,原告都付出了同样的劳动,被告就应该支付工钱。据此,被告还欠原告工程款132357.20元。三、被告应归还扣押原告的设备装渣机一台、空压机三台、15千瓦发电机一台,并赔偿扣押原告装渣机每月租金3000元,共5.5个月16500元。四、被告在答辩状所列明细表中,对原告工程量计算有遗漏,后经被告补正确定2011年穆九安工程量总价款为906155元,原告无异议。被告答辩2011年已付款915537元,其中被告提供的付款明细表第二项内容第一小项20111-2月中,预支工程款(四张借、领款凭据、一张银行转存款凭证)151000元,与被告提供的2011331日领款单上的30000元,领款用途说明栏注:元月14日支付预付工程款(此款实际也是元月14日付给原告的),以上两项共计181000元为2010年工程支付款,应从915537元中扣除。首先从付款时间上来说,根据双方合同第四条四款之约定:甲方于结算后第2个月的20日前给付乙方本月工程款,即甲方迟延一个月给付乙方工程款,有时被告一连三个月都不支付工程款,加之2月份春节过年,被告1-2月份支付的工程款实际上是201012月及以前的工程款,只有20113月份以后支付的才是2011年的工程款,故被告所称2011年已付原告工程款915537元与事实不符,被告代理人以领款条据上注明为“预付工程款”字样,就断定此款支付的是2011年工程款,事实上所有工程在未决算前支付的工程款都称为预付工程款,现要求被告方提供2010年双方财务账就能证明事实真相。通过原告计算2011年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总额为734486.40元,如此计算欠款数额与被告会计呙成业给原告出具的穆九安结算明细表上表明的“截止531日应付施工及矿石款148997.2元”相差不多,故原告同意按结算明细表确定的148997.2元为准,减去原告认可的第2项扣购钻头款16640元,被告还欠原告工程款132357.20元。

被告委托代理人辩称,一、原告穆九安2011年按照合同施工的工程量总价款为906155元;二、2011年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公司已付原告穆九安各项资金915537元,故已超付9381元,付款事实有穆九安签名的费用报销单及领借款单予以证实,且穆九安借据及领款单上领款用途说明栏注明是预支工程款,预支意味着支付的是以后的款,所以被告所提供的领借款单据反应的都是2011年支付的工程款;对于被告超付的款项,被告保留反诉的权利;三、原告提供的穆九安工程结算明细表是原告自己伪造的,让被告方会计呙成业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签了名,事实上原告欠被告款远远高于5万元。此份结算单上涉及的第一项购吉普车扣款10000元,此车现就在被告处,对此无争议;涉及的第二项购钻头扣款16640元,原告自己也认可,故应予以扣除;涉及的第三、四项1号坑、5号坑不合格进尺扣款,有现场存在,因为工程不合格,故1号坑根据合同应当扣款12600元,5号坑应当扣款126745元,两项合计应扣139345元,现申请法院对1号坑和5号坑进行现场勘验或鉴定,因为双方签字的进尺简图,并非工程合格的证据,工程是否合格应当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据实认定;涉及的第五项矿石扣渣38760元,应予以扣除,因为被告与原告签订的探矿施工合同,约定矿石每吨57元,原告挖出的是废石,不能满足被告的利益需求,再说此种情况下,计算了进尺,不再计算吨位也是合理的,原告付出了劳动,也得到了相应的进尺报酬应该是公平的;四、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施工合同期限是201111日起至20111231日止,因原告不具备施工资质,致使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原告应承担违约责任;五、被告留置原告施工设备,是因为原告超领工程款,被告留置设备进行折抵。

经审理查明,20102月份(阴历),原告穆九安与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达成口头协议,约定由原告承包被告方井巷工程作业,后原、被告于2011313日签订了《探矿工程施工合同》一份,进一步明确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合同期限自201111日起至20111231日止。同时约定了承包方式、工程单价、工程验收办法、工程结算、付款时间等。结算方式为被告方于每月1日由相关人员会同原告方人员,对原告方完成符合质量要求的工程进行现场验收登记,对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工程不予验收。被告于结算后第2月的20日前给付原告本月工程结算款,即被告迟延一月给付原告工程款。原告向法庭提供了双方施工合同1份、经原告、被告方法人代表、会计等人员签字认可的2011年原告工作量进尺简图6份、穆九安结算明细表1份,车辆转让协议1份及证人证言6份,被告对施工合同、6份工作量进尺简图及车辆转让协议无异议,当庭予以认定。证人证言反映的是穆九安欠工人工资,与本案关系不大,其与本案关联性不予认定。对于穆九安结算明细表,是由被告方会计呙成业亲笔签名后交给原告的,此份证据被告列举出应扣款项五项共计204745元,同时载明了截止2011531日被告还欠原告工程款148997.2元,注明两者相抵后原告反欠被告55747.80元。

此份结算明细表证据,原告认为其中购钻头款16640元可以扣除,其余都不应该扣。被告方代理人认为是此份证据是原告自己制作的,被告方会计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签了名的一份虚假证据,不能正确反应双方账务关系,但被告代理人主张的应扣款项却与此证据完全一致,该结算明细表应具有客观性,应予认定。原、被告均认可2011年原告总工程价款为906155元,当庭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提供的付款明细表第二项内容第一小项20111-2月中,及2011331日领款单上的30000元共计181000元为2010年工程支付款,符合双方支付规则和约定,故被告所称2011年已付原告工程款915537元的主张应进一步举证证实,原告要求被告方提供2010年双方财务账证明事实真相,被告方未能提供,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经庭审查明原告所述的181000元中有25000元为2011120日以后付款,按照双方支付规则,这25000元应认定为支付2011年的工程款,156000元支付的是2010年工程款。即2011年被告支付给原告的915537元中,被告支付原告2011年工程款总额应为759537元,现还欠146618 元未付,与穆九安结算明细表能够印证。被告主张1号坑和5号坑不合格,并申请法院对1号坑和5号坑进行现场勘验或鉴定,法庭于2012110日通知双方当事人后,对现场进行了查看,表明1号坑和5号坑的上山巷通道宽度小于合同约定。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当庭陈述及原、被告提供的经双方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可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既然签订了《探矿施工合同》,双方就应该依合同约定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原告完成了一定的工程量,经双方签字认可,被告就应支付原告相应的工程款。经庭审查明,2011年原告总工程价款为906155元,被告已向原告支付759537元,尚有146618元未付。原告主张剩余应付款中不能扣购买吉普车款10000元,因吉普车一直由被告管理使用,该主张应予支持;对于第二项扣购买钻头款16640元,原、被告均同意扣除,应在应付款中予以扣除;对于第三、四项扣1号坑、5号坑不合格进尺共计扣款139345元的主张不能完全支持,虽然上山巷宽度小于合同约定,但通过此通道被告已将矿石踩出,实现了合同目的,但原告工作量比合同约定的小,因此酌情扣除部分工程费,扣除部分宜确定为10000元;对于被告主张的第五项矿石扣渣应扣38760元,合议庭认为从合同目的兼顾公平的角度出发,对矿石付费是对探矿施工过程中的矿石收益的补偿,对不含矿石的施工部分计算了进尺,不再计算吨位也是合理的,原告付出了劳动,也得到了相应的进尺报酬,应该是公平的,被告的该项主张应予支持。故原告要求由被告支付工程款中,减去各相应扣除款项,被告还应向原告支付81218元。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拖欠工程款利息的请求,因原告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及具体数额,故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原告施工设备请求符合《物权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应予以支持;其要求赔偿损失的规定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本案经审委会讨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给付原告穆九安工程款81218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付清。

二、被告扣押原告设备装渣机一台、空压机三台、15千瓦发电机一台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

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3100元,由原告穆九安负担950元,由被告两当新弘纬矿业有限公司负担2150

如不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陶安林

员 杨晓燕

张社社

0一二年七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杨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姚宏涛诉谢喜娃民间借贷纠纷案民.. 下一篇段会明诉杨志强、杨华荣、天水天..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