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实现公平正义社会主义司法
2011-09-01 10:10:44 来源: 作者:邹玉峰 【 】 浏览:4029次 评论:0

内容提要
    中央政法委在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实践经验合理借鉴中外法治文明发展成果基础上形成了依法治国、执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党的领导等五个社会主义司法理念,其精神实质是依法治国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核心内容,执法为民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本质要求,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法治的价值追求,服务大局是社会主义法治的重要使命,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保证,是科学的、先进的理念,认真学习贯彻好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当前司法战线上一项重要而迫切的任务,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是法院审判工作本质和基本要求,是一切审判工作的首位和重中之重,在审判实践中如何实现公平正义的理念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笔者用挂一漏万、抛砖引玉的方式从古今中外公认案例引入为依托,民商事审判、行政审判、刑事审判的具体做法,就如何实现公平正义的理念探析点滴如下,与同仁们商榷。本文10000余字。
以下正文
    一、古今中外对社会公平正义理念具体实践、重要作用和促进和谐社会积极意义的认识
   “公平正义”本身是个关系范畴,它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之中,可以说,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存在,就不会有正义问题的产生。换言之,所谓“不正义”绝对不会存在于孤立的个人之上,公正只是一种在涉及利害关系的场合,要求平等地对待他人的观念形态。这一原则,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把各人应得的东西归予各人”。正义是某种事物的‘平等’(均等)观念。 所谓平均正义,反映的是人们之间的绝对平等关系,它以人的等价性为依据,对任何人都一样看待,这类正义既适用于双方权利、义务的自愿的平等交换关系,也适用于法官对民、刑案件的审理,如损害与赔偿的平等、罪过与惩罚的平等。 从实质内容而言,正义又体现为平等、公正等具体形态。也就是说,公正不仅是人类的一种“理想”;同时还表现在使这种理想与现实社会条件的结合。同时, “平等”本身就有一个“不平等”的他者存在,没有平等自然无所谓不平等;同样,没有不平等也无所谓平等,是相比较而存在的。
    那么:在法律上如何实现正义这一价值标准呢?亚里士多德认为,法律就是正义的体现,法律的好坏完全以是否符合正义为标准。 广义上大致说来,这包括以下数端:第一、正义是法的基本标准。也就是说,法律只有合乎正义的准则时,才是真正的法律;如果法律充斥着不正义的内容,则意味着法律只不过是推行专制的工具。因此,在制定法律时,立法者必须以一定的正义观念为指导并将这些观念体现在具体的法律规定之中,维系正义的制度形态,同时引导广大民众崇尚正义、追求正义。第二,正义是法的评价体系。这就是说,正义担当着两方面的角色:其一,它是法律必须着力弘扬与实现的价值。其二,正义可以成为独立于法之外的价值评判标准,用以衡量法律是良法抑或恶法。这就是正义观念固有的影响力,也是法学研究本身的任务使然。第三,正义极大地推动着法律的进化。正义形成了法律精神进化的观念源头,使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念深入人心;正义促进了法律地位的提高,它使得依法治国作为正义所必须的制度建构而存在于现代民主政体之中,从而突出了法律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位置;正义推动了法律内部结构的完善,它使得权力控制、权利保障等制度应运而生;正义也提高了法律的实效。法律的执行不仅要有利于秩序维持,更主要的是要实现社会正义。在现实生活中,法律是一定社会经济基础和条件的反映,它只能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而公正则是人类社会永远的追求目标,因而可以说公正在法律之上。
    在西方正义女神一手持有衡量权利的天平,另一只手握为主张权利而准备的宝剑,双眼蒙着黑纱以避免世俗人情的干扰,用理性思维对人世间的真善美假丑恶做出公平正义评判。无天平的宝剑是赤裸裸的暴力,无宝剑的天平则意味着法的软弱可欺,天平与宝剑相互依存,正义女神挥舞宝剑的力量与天平的操作,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在西方法律文化中,正义女神忒弥斯是从中世纪始,这位手持天平与利剑,蒙着眼睛的女神,就栖息在城市法院的屋檐之上,居高临下,支撑着西方世界对于法律的信仰。
    獬豸是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象征。在中国,法律的象征则是獬豸(读xièzhì)。獬豸,也称廌或解豸,是古代传说中的神兽,它头生一角,追随在中国首任“大法官”皋陶左右,能辨明善恶忠奸、是非曲直,遇到不平,则用角抵之,是最好的法官。因为如此,从诞生之日起,獬豸就与法结下了不解之缘,也成就各种法学教材对于“法”字的造字结构的解释:古体的“法”写作“灋”,所以从水,取法平如水之意,而“廌”,则为獬豸,遇到不直之人,则“去”之。獬豸作为法律、公平正义象征的地位就这样被认定下来。  
    詹姆斯是上世纪初一位经济学家,有段时间他在研究企业激发员工最大的动力是什么。他走访了一些企业,发现大多数企业都把薪酬作为激发员工的第一动力。就在詹姆斯要进行论文的写作时的一天,他应邀到一家企业去讲学,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位熟人原来在另一家著名的企业工作,但不知怎么却到了这里,一定是这里重金把他挖来的,在与这位熟人的交流中,他得知这里的薪水只相当于那家著名企业的三分之一时,不由大吃了一惊。问起跳槽的原因,熟人很愉快地说:“因为这里更公正!”他解释说,他到地很多企业,很多庸庸碌碌的人,却居于高位,对那些有才干的人指手画脚;那些有才干的人一开始也许是为了生存而姑息迁就,时间一长心中就会忿忿不平:为什么他什么也不会却比我的薪水拿得多?为什么我们干得一样多他却比我拿得多?他的能力不如我却为什么跟我享受一样的待遇……如此等等的不公正就会消磨掉人才的斗志,或者会促使人才离开。听了他的话,詹姆斯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回去后他就写出了一本轰动世界、流传很广的书:《公正是最大的动力》。在书中他这样写道:公正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保证和目标。公平是对人格的尊重,可以使一个人最大地释放自己的能量。不公正则是对心灵的一种践踏,是对文明的一种挑衅,是对社会的一种罪行。所以坚持公平的管理和处世原则,是每一个人都要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因此,公平正义是一种稀缺的社会资源,应由全社会共同建立、维护、利用,法院在建立、维护、利用该资源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法院审理案件是向社会提供公平法律资源,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保护、解放、发展生产力。一国拥有和保护公平正义资源的水平多寡高低,决定着该国文明与进步速度和经济发展的潜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软实力的本质体现。
    当今世界多元政治体制基本上大同小异,立法解决的是利益政治问题,行政解决的是社会效律问题,司法解决的是社会公正的问题,因为司法过程不是科学推理的过程,在司法中没有“真理”,只有“合理”,司法之所以要独立,是由于它既不掌管军队,也不控制金钱,它只有书写判决书的笔。这意味着司法机构是依赖于理性判决而存在的,司法过程是一种理性展开的过程,是一个说理、辩论、协商和裁判的过程。只有司法权的良好的运行,是被扭曲和破坏的社会关系得以矫正和修复,包含着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的社会公平正义才可称完整,诚信友爱的观念才能在社会生活中得到教化,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以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平衡才能得到保护。司法权的运行归根结底是要通过法治的途径实现社会主体对公平正义的价值要求,构筑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分配公平”的和谐社会建设的内在要求。从而在社会公平和正义的基础上实现社会和谐。
    依法治国不仅是一种理性原则、治国理念和道义要求,也是一种现实的社会关系,而司法权由于担负着以判决、裁定等“写满正义的纸张”的形式兑现法的统治这一重大任务,扮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重要角色。稳定的本质实际上是法律秩序的正常化,没有稳定,没有社会秩序的安定、和谐以及有序,司法权是无法实施的。不论古今中外的何种社会和国家形态,欲保持其稳定和安康,都必须保持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公平正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和追求,维护公平正义也是法院义不容辞的职责和神圣使命,公平正义相互依存、互为补充、相互联系、各自独立又相互包容,是法治内容的两个方面,因而在法院各项审判活动和法官队伍建设中要实现公平正义,具体环节上又呈现出不同特点和侧重,有必要深入具体探究。
    二、民事审判应当贯彻公平优先兼具正义的司法理念
    一名法律系学生临近毕业时,导师该给他出了一道题:A、B两人为平分一块蛋糕争吵不休,如果这两个人请你裁判,你怎样才能使他们两都觉得公正呢?于是学生胸有成竹的回答,让其中一人来分割,另一个先挑一块。导师又问,请你来裁判,你怎么让当事人来分割呢?学生明白了导师用意,回答说,如果让我分割就很难决定让谁先挑选了,即使我们把蛋糕切得重量分毫不差看,他们可能会在质量或其他方面有异议。我让其中一人分割,并告诉他将由别人先挑,他必定会尽最大可能公正地分割,并准备接受对方挑剩下的一块。另一方先挑的人,当然不会有异议。这是一则有关当今公平正义演绎的寓言故事,人们说要求的公正不仅包括实体上的公正,而且包括程序上的公正。把公平的司法理念贯穿民事审判的始终,体现在每一环节上是民事审判活动精髓和灵魂的所在。
    敢于创新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强调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试图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基于此,认为法官所要做的工作就仅仅是查清事实,找对法律。然后案件的处理结果就自然公正了。然而事实上,人类的认知能力和认知条件的局限性与案件事实的复杂性和易逝性之间,社会生活的丰富性和发展性与法律的不周延性和滞后性之间,都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的,而这种司法认识论无疑造成了此种矛盾的对立与激化。法学与自然科学不同,在于自然科学是证明主张的真理性问题,法学则是附根据的决定的正当化,其核心是判决的正当性问题。当然,我们说将司法结果的正当性作为司法工作的目标和核心,并不否认查证事实、寻找法律工作的重要性,相反对事实认定对于法律的确定是此种法律发现方法具体操作中比不可少的步骤,我们只是说片面地、过分地强调和法律的认定过程很容易让司法走到公平正义的反面,而与之相比,通过创新,使双方当事人胜败皆服的审判方法所具有的整体性与和谐性精神实质原则更具有价值和意义。面对法律法规滞后,社会经济飞速发展出现的新型案件,我们不能拒绝裁判,就要运用公平正义的法律原则和精神,敢于创新、善于创新。在法律直接规定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应用法律规定,说明理由,在法律过于原则的,含义不明的情况下,可以运用法律解释的方法说理对法律规定的含义、精神进行解释,说明自己的理解,可以对某个问题做出判断;在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可以运用法理学阐述理由,借助于法学理论阐述法律公平正义原则,说明理由;
    同时,有的案件还需要运用日常生活中的常识、定理、公理及有关科学原理、专业知识进行分析加以确定。以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
    善于行使释明权   人民法院有义务对处于弱势的当事人提供必要的诉讼指导,指导他们充分行使诉讼权利,方便他们参与诉讼进程,提醒他们注意诉讼风险,并对裁判结果进行必要的释明。  在我国公民法律素质整体不高的情况下,民事审判要十分重视和善于行使释明权,其基本是对当事人提问,而不能替代当事人陈述,只能针对当事人不充分不准确或者有矛盾的陈述提醒当事人注意,向当事人发问,促使当事人提供证据,发现客观事实的义务还是当事人。只有当事人陈述时需纠正之外履行提醒义务,才能了解案情真相,运用法律进行公正裁判,应当善于把握以下原则:1.公开原则,行使释明权一般在各方当事人到场的情况下进行,2.中立原则,中立不只停留在同等待遇的表象上,对于法律知识、经验和认识能力等方面差距较大的各方当事人,释明方式和限度也有所区别,使双方对法律事实的认知达到基本相当的程度,实现实质公平。3.适度原则,释明内容一般应是抽象性的,不应到具体细节,涉及处分的法律后果时,应做假设性、选择性提示,而不应作倾向性、唯一性提示。对当事人没有声明的事项,不应该超出当事人的陈述事实的范围,法院的判决只能建立在当事人请求的基础上。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通过告知、提醒和询问的方式行使释明权,将民事审判被动性与服务主动性有机结合的公平司法理念贯穿在民事审判实践中。
    继承发扬光大传统的民事审判经验是我国民事审判公平原则的历史源泉和国情人文基础  不同的国家由于传统、文化、观念等差异,对本国的司法有着不同的态度或认可程度,这就决定了一国的司法理念应该是什么,法官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司法。无论判例法或成文法的国家,都以民众的认可为前提,都以民众发自内心的遵从为依归。绝对的、统一的正义标准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存在的,任何国家司法正义的标准都是以本国民众的认可为根本,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国家或地区的一些法律规定我们感到可笑或不可思议但它确实实在在的发挥作用的根本原因,如马锡武式审判方式至今仍广受欢迎。脱离本国实际、得不到民众广泛认可的司法是空中楼阁,是建在沙滩上的建筑,尽管在某些专家、学者等精英的眼中它是完美的、精巧的制度设计,是吸收了各国司法之精华而建立的,是符合现代西方国家的现代司法理念的要求的,但它终究会因不符合实际而被抛弃。其借鉴意义就在于正义的标准和实现正义的方式也应该与本国民众的心理认同相结合,各个国家的司法方式之所以不同原因也大概如此。那就是被称为“东方经验”调解艺术的“能调则调、当判则判、调判结合、案结事了”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民商世审判理念。第一、坚持以人为本的司法理念,善于换位思考,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想当事人所想、急当事人所急、让当事人感受到司法的人文关怀,心悦诚服地接受法官的引导,缓解对立情绪、疏导矛盾争议,最终实现和解。第二、坚持民商事案件无小事,案件不论大小同等看待,不轻视弱势者,充分尊重每一个当事人的尊严和权益。第三、注重析理,强化交流,努力求同。如果说判决结案要侧重对法的正式渊源的把握,既辨法的过程,那调节结案无疑更侧重对法的非正式渊源(风俗、习惯等“情理”性渊源)的把握。第四、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善于把握当事人的心态,根据不同当事人的性格、不同案件的情况,因人而异、因案制宜,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对所有的信息全面地吸收、辩证地分析、综合地判断,扮演好维护公平正义、定纷止争的角色。第五、卡多左说,‘疾风暴雨不能打动正义女神,循序渐进才能赢得她的芳心’,法官审理民事案件要有细心—把握案件的每一细节、耐心—让当事人把话在法庭说完、诚心—为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开展调节、和用心—依法在最短时间内判决。第六、调解工作中坚持法制宣传提高公民的法律素质、着力培养公民的诉讼能力的同时,依照最高院解释规定法院主持的调解协议签字后发生法律效力,取消了送达前反悔的规定,法院在调解中应当十分的重视,不折不扣地执行,这对于提高公民诚信度,做到言有信,行必果的诚信风尚,促进诚信社会建立具有重大意义。若一个人当着神圣庄严国徽下,法官面做出的表示和承诺,都有随时变化反复无常的可能,那社会的公平正义就处在不确定不稳定之中。
    在具体审理细节中把握好公平   民事审判中把诉讼能力强与诉讼能力弱的当事人区别开来,即把委托律师诉讼与没有委托律师参加诉讼的区别开来;把具有一定文化水平、知识结果较高的当事人与 文化水平较低的当事人区别开来;把能言善辩、思维敏捷的当事人与表达能力差、反应迟钝的当事人区别开来,以采取不同的庭审方式。在法庭事实调查时,对诉讼能力强的当事人采取以当事人陈述为主,法官询问为辅;反之则采取以询问为主,以陈述为辅。在法庭质证时,对诉讼能力强的当事人采取当事人相互质证为主,法官审查核实证据为辅;反之以法官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进行审查为主,以当事人相互质证为辅。举证时在严格执行“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基本原则和民事诉讼证据有关规定外,对诉讼能力弱的当事人做好证据的补充调查,运用举证责任自由裁量分配权,将该事实的举证责任分配到诉讼能力较强的一方当事人,让真正有理的人不会举证而输了官司,体现出民商事案件审理中的实质的公平。
    执行工作是民商事审判促进社会正义的最终体现和终极目标    十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对民事诉讼法进行修改,尤其对民商事案件强制执行手段进行补充和完善,进一步强化了强制执行措施的力度和手段,必将对执行工作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执行难是我国社会问题,法院工作一大顽症,长期困扰法院工作,对执行工作广大群众极为不满。应着重建立统一管理、协调、高效运行的执行工作机制,抵制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的干扰;推行执行公开,拓展执行技巧、方法,完善执行措施,最大限度实现胜诉当事人的权益,加强国家执行威慑机制建设,使赖债之人受到全社会的谴责和制约,促使当事人自动履行生效裁判;建立特困群众执行救助基金,为他们实现债权提供帮助和便利;规范执行行为,切实做到依法执行,文明执行,执行中应最大限度地穷尽所有法律手段和措施,最大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实现民商事案件的最终正义。
    三、行政诉讼中应当坚持公平与正义的并重的司法理念
1866年10月13日,威廉一世刚刚完成统一大业,到波茨坦行宫去度假,前面的一座破磨房挡住了威廉一世的视线,威廉一世要求拆除这座破磨房,以美化环境,开阔视野。  让威廉一世及其臣民乃至于全世界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座破磨房的主人竟然一点儿也不买的帐,斩钉截铁地说,这座破磨房虽然破烂不堪,但是我的祖先遗留下来的产业,绝对不能出卖,更不能拆除,掏钱买也不行。皇帝下令将那座破磨房立即拆除。  磨房主人将皇帝告上法庭,要求其将破磨房恢复原状,并且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审理法官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民的破草房风进得雨进得,唯独皇帝进不得,认定皇帝拆除破磨房,违反了《帝国宪法》第79条第6款,属于滥用王权,判决皇帝将破磨房恢复原状,并且赔偿磨房主人的经济损失。威廉一世服从判决,将磨房恢复原状,并且如数赔偿了磨房主人的经济损失。后来磨房主的儿子因为家道中落,手头紧张,写信求助于威廉一世的儿子威廉二世,想把那座破磨房处理给他们,也为他们排除妨碍。对此,威廉二婉言谢绝,赠给对方3000马克,让他放心使用,为避免他不好意思,就说成是借款。威廉二世还以邻居的名义,给对方回了一封信,让其把磨房作为民主法治的象征而永远保存。上述行政诉讼案例堪称古今世界经典之最,千古流芳,充分表明行政审判独特特点——民告官的艰巨与不易,法院审理的艰难与困惑。布什当选美国总统就职说:人类千百年的历史,最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浩瀚大使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人民法院所行使具有制约监督行政权力、防止行政恣意与专横的重要作用。没有“舍的一身刮、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概和勇气,坚强有力公平正义双刃剑双管齐下是无法审理并作出行政判决的。否则行政审判只是形同虚设,审判作秀。
    (一)从制度上确保行政管理相对人的诉权是依法治国、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前提和先决条件
    在一个国家,如果行政管理相对人的诉权得不到保护,就不能称为法治国家,因为无救济即无权利。如果没有对诉权的保障,实体权的存在就没有保障;如果没有对诉权的保障,规范行政主体的法律规范将难于得到执行;如果没有对诉权的保障,行政诉讼对依法治国和公平正义的作用就无以发挥,诚信政府、法治政府和服务政府的建立。要确保行政管理相对人的诉权,就我国目前的情况而言,需要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进一步扩大行政诉讼的范围   尽管我国酌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在不断扩大,但目前我国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与其他一些法治国家相比,仍然显得比较狭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相当多的公务法人(如公立学校、自治组织)和拥有公共行政职权的组织的行为,还缺乏司法监督机制;=是直接涉及政治权利的行政行为,尚未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三是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的某些行为还不能接受司法审查;四是对抽象行政行为的审查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这些行为,从理论上说,都可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应当创造条件逐步将上述行为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坚决摒弃对原告资格的不当限制,从法治国的理念来说,保障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是行政诉讼的一个重要目的。从这一目标出发,原告资格或者说原告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具有密切的利害关系并不具有重要的意义。从国外的情况看,有的国家对某些行政诉讼或行政诉讼的提起,已不要求起诉人与被诉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还有的国家建立了公益诉讼制度。因此,为了适应公平正义的要求,应当逐步放宽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
    对起诉期间的限制应当尽可能地合理    设定起诉期间的目的在于维护法的稳定性以及行政管理相对人对行政行为的信赖。但是,起诉期间限制过严,则不利于保护行政管理相对人的诉权,从而使大量的违法的行政行为碍不到及时的纠正,反过来也会影响法的稳定性和行政管理相对人对行政行为的信赖。因此,应当确立这样一个原则:只要耽误期间不能归责于起诉人,或者起诉人耽误期间有正当理由,法院就不能以超过起诉期间为由不予受理;应当完善期间的计算规则,防止随意缩短当事人的起诉期间;应当通过修改行政诉讼法,使目前过于复杂的期间规定趋于统一,体现行政诉讼公平正义和统一。
    坚决破除在受理案件上的“土政策”   目前,一些地方的党政领导限制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规定法院不得受理某些行政案件,或者规定法院受理某些行政案件必须经当地党政领导批准。这种做法,既是非法干预审判的违宪行为,也是严重违反行政诉讼法的行为,对此必须坚决破除 ,实现行政审判的正义要求。
    (二)切实保障当事人 、诉讼地位的平等是行政审判实现公平正义的核心内容    
    由于我国几千年的封建传统,由于行政法律关系的特殊性,由于民主政治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行政机关与行政管理相对人的地位在实际上是不平等的。这种关系或多或少地会带到诉讼中来,影响当事人诉讼地位的平等性。而诉讼地位的平等性,是实现行政审判公正正义的首要条件。在某种意义上说,诉讼是当事人各方有秩序的对等争辩。没有诉讼地位的平等,就没有公平的诉讼与审判。那么,如何才能实现诉讼地位的公平平等?
确保法官地位的中立性    法官地位的中立性是当事人平等诉讼地位的支撑点。法官如果是偏私的,当事人的诉讼地位必然是倾斜的。因此,必须建立完善的法官保障制度、严格的回避制度及严禁单方接触制度、普遍的诉讼代理制度、科学的抗议和反对制度等,以确保法官不偏不倚、永执厥中。
    司法能动主义的适当应用   当事人实际地位的不平等性,决定了行政诉讼不能像民事诉讼那样完全实行当事人进行主义。职权主义或能动主义的适当运用,可以弥补当事人实际地位的不平等性。比如,平等地告知有关诉讼的事项,依职权确定合法性审查的内容,确保当事人各方在法庭上的对等地位,对不正当的诉讼行为或妨害诉讼的行为施以制裁。
加大对弱者的保护力度    寻求诉讼地位的事实平等。行政管理相对人一方相对行政主体来说,其诉讼能力显然要弱一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从整个行政法律关系链条来看。行政主体都是事实上的主张者。在分配举证责任的时候,应当充分考虑上述情况,适当加重行政主体的举证负担;在提交证据的时间上,也应当对行政主体提出更高的要求。
增加审查过程的透明度    要进一步提高行政案件的开庭率,在上诉中,凡有事实争议的都应当进行开庭审理;要进一步完善证据规则和法律适用规则,让当事人明白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严禁强迫当事人撤诉的行为;禁止开庭之外被告与法院进行暗箱操作。
    强化审判监督制度    在当前不能建立三级三审制的情况下,应当加强申诉案件的处理;可以考虑将检察机关对行政诉讼的抗诉范围。扩大到不予受理和驳回起诉的裁定。从目前的情况看,应当将监督的重点放到作维持裁判的案件上来,对确属“官官相护”的,应当坚决予以纠正。
创造法院独立审判的体制条件   要改善党对法院的领导方式和领导体制;要从制度上改变法院在人、财、物等方面受制于被告的状况;要认真研究权力机关对审判机关进行监督的内容和方式;要通过新闻立法理顺媒体同司法审判的关系等。
    四、刑事审判中应当体现正义优先兼具公平的理念
    随着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工作的不断进展,死刑复核成为我国刑事司法领域的热门话题和重大变革。其实,我国的死刑复核古已有之。基于儒家明德慎刑思想的影响,历代统治者都建立起严密的死刑复核与死刑救济体系,在当时生产力及其低下,文化教育科学技术交通落后的情况下,这种审慎的态度、烦琐程序制度,保障公民的生存权,值得现代人学习。当今社会以人为本,人权至上,人的生命权、自由权以不能用金钱财物去衡量和等同,刑事审判在价值判断和取向上应当体现社会正义优先兼具公平的原则。
    复核与复奏与死刑权的收回是实现刑事审判正义必要途径和手段   在中国古代执行死刑之前,都要经过两次复核——死刑复核与死刑复奏。这两项制度从唐代起,便一直是执行死刑的必经程序。 所谓死刑复核,颇类似今日的死刑复核,汉代以来,这项权力始终由中央统一掌控。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对京畿与地方申报的死刑案件进行逐一审核,并逐渐发展出明清司法中最重要的会审制度。明代朝审非常隆重,承天门外,吏部尚书亲任主持,参与朝审的会审官员,均是国之肱骨。会审是一国之大典,他们手中的一支笔,写下的一个批示——“情实、缓决、可矜、疑、存留养亲”,看似简单,却关乎生死。若得“情实”,便无力回天。这样的情形,何等的壮观,在整个世界的司法历史中,也是绝无仅有。 复核之后,仍有复奏。所谓死刑复奏,则是将复核之后的结果,报与皇帝最终决定,在皇帝勾决之前,不能对犯人进行处决。复奏有“三复奏”、“五复奏”之别。三复奏起源于隋,而唐人对于死刑更要求向皇帝五次奏请,若是违反复奏制度,司法官员便要受到惩罚。历代皇帝对这项工作都很重视。明朝年间,皇帝甚至要对重大案件亲自“面讯”。在死刑案件逐级上报审批与复核、复奏的过程中,家属既可以选择逐级上告,也可以选择越级上诉甚至“告御状”。众所周知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毕秀姑案,就是其中一例。杨毕一案,发生于1873年10月9日,1876年2月审结,历时三年半。一审判决下达于1873年12月12日,即从案发到一审判决仅用了2个月时间,而复核该案时间则费时3年多,历经杭州府、浙江按察司、都察院、步军统领衙门、刑部、浙江巡抚几番周折,最终在三司会审后推翻原判,并在报请两宫皇太后与光绪皇帝后,最终定案。试想若没有这逐级上报,逐级审核的死刑复核程序,没有足够的报批审批时间,杨乃武与毕秀姑又怎可得冤屈昭雪?我国现行的刑事司法体制中,死刑案件与普通刑事案件均是两审终审制,只是增加了一道死刑复核程序。各省高级人民法院既是死刑的终审机关,又享有经最高人民法院授权的死刑复核权,在这样的框架下,死刑复核权对于慎用死刑的作用有限。然而,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人民法院组织法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从2007年1月1日起统一行使死刑案件核准权,实施一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完善死刑案件二审开庭程序和实行核准程序,统一死刑适用标准,依法严格、慎重、公正地复核死刑案件,确保死刑案件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及其严重、性质及其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的刑事犯罪分子。 死刑案件复核权的收回,是公平正义的回归和对生命的极其的珍视,保障少杀慎杀的人权法治精神,极大地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疑罪从无或从轻、无罪推定是刑事审判是实现社会正义价值的生命线和重要保证    1995年10月3日被称为美国“世纪审判”的辛普森杀妻案宣告无罪,美国乃至世界为之震惊,我们知道所认定的他无罪,是按程序的规定,现有证据不足以对他定罪。但终归法律无罪战胜了事实有罪,深刻体会程序公正中所包含的巨大震撼力。辛普森似乎在“程序公正”的庇护下躲过了牢狱之灾,但美国在接受了刑事司法裁决的结果之后,并没有甘心。受害人家属经过事后精心策划的民事诉讼,把辛普森搞了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着表明美国人也并没有忘了用各种法律手段申张公平正义。此案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公告世人:刑事程序公正通常表现为一种冷却正义的冲动和昂扬义愤的镇静剂。它清晰而冷峻,在令人发指的罪行面前不动神色,甚至 “确凿证据”于不顾,循规蹈矩,我行我素。不屈从来自控方的国家机器的强大压力,不为受害人的血泪控诉所动,更不惜在必要时放纵血案凶嫌逃避于法网之外。而我国疑罪从无或从轻的刑事审判公平正义的生命线和至上的原则还未真正确立,法院无法抵制被害人家属吵闹、社会舆论和自控方的国家机器的强大压力,因而发生震惊国人的佘祥林案,使佘祥林蒙受11年不白之冤和牢狱之苦。坚持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并重,严格遵循证据裁判原则,确保无罪人不受刑事追究。五年来,各级法院依法宣告1.4万名刑事被告人无罪,并依法保障被告人行使各项诉讼权利,为32万名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被告人指定了辩护人,同比上升2.3倍。  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逐步改善加强,有力地促进了社会公平正义的提升和实现。    
    建立对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要求     现代社会,“有损害必有救济”是通行的法治原则,由于被告人的行为对被害人造成损害无力得不到赔偿案件在各国法院不同程度的存在,世界各国不同程度的建立了刑事案件被害人救助制度,旨在于保障人权,因为“没有救助的权利就不是权利”, 不能实现的权利就影响社会的稳定,因而我国存在制度缺失的问题,被害人成天纠缠法院机关或者上访于党政部门,严重影响法院正常工作、党和国家的形象。当前我国综合国力日益强大,他们得不到赔偿有可能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或贫困阶层,国家有能力有义务给予帮助,从而抚慰被害人,平复其失衡的心里,使其享有与其他社会成员平等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实现人的尊严。应建立一套科学性强、体系严谨、程序严密且符合国情国家易于操作的刑事补偿制度。必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和谐社会的建立。
    排除非法证据使用是确保刑事审判实现公平正义根本保障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已经写入我国的宪法,我国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的不人道或有侮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缔约国,本着落实宪法精神好遵守国际公约与世界发展方向接轨的目标,应当明确规定凡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取得的言词证据和重大违法行为取得的实物证据(包括物证、书证、勘验检查笔录、及属于实物证据的视听资料)一律予以排除,因为暴力方法构成对犯罪嫌疑人在诉讼中人身安全这一基本人权的侵犯,必定造成对被告人审判公平正义性的破坏,同时可减少刑讯逼供现象和冤假错案的发生,防止无辜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是实现刑事审判公平正义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Tags: 责任编辑:董高彦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浅议程序公正 下一篇司法独立、司法公正与司法权威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