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试论执行制度的不合理性
2011-09-01 10:04:55 来源: 作者:张燚 【 】 浏览:3155次 评论:0

内容提要:
    2007年10月修订民诉法中将执行中的部分法院职权强化,加大了罚款的数额,同时将当事人、案外人对不当执行的自救途径野扩大,表面看来权责衡平,符合立法中不让任何一种权利过分膨胀,使之失去社会良性发展制衡作用。笔者从自身司法实践的角度出发,从现实性与合理性两方面入手论述了当事人、案外人异议复议设置的不当。现实性来看,目前执行权设置不是被强化扩大了、滥用了,而是运用的太弱,使司法权威扫地,法律理念意识更加淡化。合理性来看,本次修订的民诉法,将异议的范围扩大,且将向上一级法院复议定位刚性程序,使复议如同上诉审,对当事人来说,复议如同二审,且可以无数次复议。对法院来说,大量的异议复议涌向中级法院一层,使中级法院或不堪重负或敷衍塞责、一推了之。异议复议中又将部分应该另诉的案子一裁终局,混淆了审判、执行的界限,使一部分案子在执行过程中未确权先执行,违反了法院立、审、执分立的内部制约机制,为部分司法腐败酿造了滋生的温床。因此,笔者认为,或废除异议、复议制度,代之以另行诉讼,或限制异议复议范围,将部分异议限为只有提供担保后才可提出,部分不得异议,只能另行起诉。
    由于笔者所处的环境狭小,所见所识不免井底之识、管中之见,文中所述意见狭隘、偏颇,贻笑于大方之家了。本文共5598余字。

以下正文:
    复议制度主要是行政法规中赋予被管理人的一项旨在降低或消除行政机关对相对人造成侵害时的一种自救措施或自救途径。这个制度的创立有效地遏制了行政违法行为,减轻了行政违法的侵害程度,从形式上对行政机关行政行为有了外部监督的有效途径,对行政机关形成了潜在的威慑机制,无疑对国家行政秩序良性运转起到了良好的作用。然而司法程序尤其是民诉法中对复议的运用范围大大地缩小了。复议的范围局限于法律明文规定的有关执行的范围内,旨在消除法院决定或裁定的不允许上诉的各种强制执行措施条文中,这些程序性条文全部涉及当事人实体权利,如先予执行、财产保全的裁定、终结中止裁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法院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异议而引发的是否撤销其行为的裁定,怠于执行的异议引发的裁定,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的异议引发的是否中止执行的裁定,当事人对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认为不当引发的是否撤销的决定等等,这些法律条文的规定在未修订的民诉法或执行问题中的若干意见中曾均有涉猎,但如果法院对相对人提出的的复议不予理睬当事人就没有什么办法可行,而2007年10月修订的民诉法对这些修正后强化强调了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的复议申请必然引发上一级法院重新审查,虽形式上不是上诉,而本质上和上诉的作用相同,为引发上诉的必然程序,上级法院必须受理,并再次作出裁定或决定。
    以上种种规定,立法旨在更宽泛的保护当事人或案外人的权益,使他们遇到法院强制措施后有一条自救的途径或可能,无疑有一定的进步意义。然笔者认为,这些规定施行起来弊端良多,因此应当废止该条文,不得施行。可能有人会问,难道遇到如上情形,相对人只能被动接受?强化的职权主义何时才能完全退出历史舞台?笔者从事法律工作经历中,每每看到我国法律制度中,唯恐有人错误执行法律,因此在法律实施的每一个环节都设有纠错机制,审判监督机制无休止存在。但法官队伍屡屡出事,影响极坏。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唐德华在一次法院工作报告中曾宣称有一个民事案件达十二审之多,到头还是一本糊涂帐。难道仅仅因为监督的机制未健全马?抑或当事人自救的途径未畅通?这儿涉及的是法官整体素质、官本位的历史沿袭,法官来源、遴选等等问题。笔者不再赘述。笔者在这要阐述的是2007年12月修订的民诉法中强化的执行复议制度存在不现实性与不合理性,下面就此展开论述。
    执行复议制度的不现实性。民诉法自1991年颁行以来至今已经17年了,确实为法制建设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是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运行渐入法制轨道。然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民事诉讼中空洞白判现象越来越突出,在最近这十年中“执行难”这一问题摆上了整个法院系统的面前,由此整个社会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责难甚嚣尘上,对执行法官不规范执行的责难也与执行难混为一谈,难执行或执行难的情形大致可以分为:(1)债务人根本没有执行能力,而债权人因有法院的裁判或调解文书,一味要求法院为其实现债权。如皮包公司与债权人发生经济往来,债权人自身没有对对方的资信进行调查或明知无资信而冒险贸易,当贸易风险降临是一味要求司法救助,显然为法院所难;部分公民在经济交往中也属于这样的情形,经济状况一贫如洗,当债权人与这样的债务人相对抗诉讼时,及时没有多大的债权,没有偿付的可能,笔者亲眼目睹的交通肇事的贷款买车司机出车祸后,不仅贷款方无法追回资金,车祸中的受害防灾难深重而无法得到救济。社会无赖型侵害案件的受害方如果赔偿甚至有法院自掏腰包打发受害方,而对致害方无可奈何的案子屡见不鲜。(2)多种干预,执行环境不好造成未执行,外界称之为难执行者,法院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而执行协助单位置之不理者,法院将奈其何?当事人的权利不能实现。对法院执行自然产生抵触,甚至责难执行人员。缠诉或越级上访者屡见不鲜,部分案件个人干预使法院畏首畏尾这的有,但为数不多,法院为地方法院,人财物均来自地方,地方各种权力均自觉不自觉渗透于法院整体工作。(3)有些债务人虽然有部分偿还能力,当强制执行时,以命相抗衡,法院鉴于物权小于人权,人权中生命权最大等因素考虑而暂缓执行、放弃执行的亦有。(4)执行法院以及执行法院的执行人员责任心不强,有意或无意识懈怠执行,任意执行、不文明执行。将本该能执行的案件造成不能执行的结果。这样的所占比例极小。执行法官有意扭曲执行造成不良社会效果而自趋毁灭的人比例极低。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执行结案率不高是整个法院体系的普遍现象,而各级法院均要求执行率达到85%以上,可以说是自欺欺人之说。由此可见,不是执行工作中强制措施过头了,而是不够。修订的民诉法第202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法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第203条规定:“人民法院自收到申请执行书之日起超过六个月未执行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上一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责令原人民法院在一定期限内执行,也可以决定由本院执行或者指令其他人民法院执行。”因此向上级法院提起复议的案件将大量涌向中级法院这一级,假如每个中院下辖8个基层法院计,每个基层法院每年的100件案子复议计,中级法院专职的以一个裁决庭来处理这些复议将不堪重负。加之提级执行虽然说表面上看来是对执行当事人的一种救济,如果基层法院执行在6个月内未结案,当事人均要求提级执行或指定其他法院执行,中级法院一层将面临着更重的压力,甚至不堪重负。中级法院本身一审的执行任务也不轻,必然导致中级法院将基层法院的这一类案件基本上抱不理态度或敷衍态度,而高级法院接受到的此类案子数量较少,最高院则更少
    和解执行被提倡,而实质上和解即法院劝当事人放弃执行或放弃部分执行或债权人看到债权无望而放弃部分执行要求,表面上看案件执行了,但债权人对法院的信赖度降低了,法治观念更为淡薄,对司法权威的漠视更为严重。
    二、执行复议制度设置的不合理性。所谓执行程序,主要指强制执行,法律有别于其他规章,其显著特征就是其强制性,而强制执行更为突出,因此未来就有如下几个矛盾需要把握其轻重缓急而趋利避害。(1)法院职权主义与当事人主义并存的矛盾;(2)民事权利义务的尽快速度确定与当事人自由处分之间的矛盾。(3)监督不力与监督过分的矛盾;(4)检察院审判监督、法院内部监督、人大个案监督、当事人自救监督并存与法院独立行使职权矛盾;(5)难执行与乱执行共存之矛盾;(6)善意保护和恶意异议复议并存之矛盾。
    执行复议制度中确立能复议的事项有:(1)民诉法第202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法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这里就可以看出,立法上对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自认为法院违法执行行为提出异议并可复议之,形式上是复议,实则为上诉,必经上一级法院二审才可解决。。实际上二审有终局性,而复议无终局性,当事人继续缠诉、上访者屡屡皆是,上级法院对二审的期限有明文限制,而本次修订后复议期限未规定,未能有效快速解决争端,反而为缠诉缠议、上访造成了更好的理由,为二审法院无限期复议留下了空间。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对执行行为稍有不满,就会借机异议、复议,是该权利滥用。而滥用之后,没有制约的机制,如果该权利被滥用,当事人会承担什么不利的后果呢?没有丝毫风险的事,关系人自然就会有恃无恐任意而为,对于强取自己财物者,有几人是心甘情愿的?即使执行行为并无不当,也要找些理由阻拦、异议、复议,反正不损自己什么。不象民诉法中其他诉讼,乱告状先要预付一定的受理费,败诉后先要承担受理费的后果。(2)民诉法第204条“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人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外人的标的物异议,笔者认为,这条规定过于笼统,同时违反了民诉法的基本原则,立法上同样存在着重大缺陷。异议制度的实质在于保护案外人的实体权,排除不当的强制执行,属于实体上的救济方法,民诉法及其执行规定,对案外人提出 的异议主张由执行员审查处理,执行机构的决定具有终局效力,这样的制度首先由执行员或执行机构一局终裁,剥夺了当事人诉权,违反了民诉法两审终审和法院内部审执分立的原则,。案外人向法院提出的异议属于实体权利争议,有独立的诉请,符合诉的要件,就通过普通诉讼程序予以解决,案外人对裁决不服,自然引起上诉。因此,执行机构无权对实体法律关系加以裁决,如果由执行人员既审查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实体关系,又赋予干预结果即判力,必然造成审判程序虚设,程序混乱,侵害案外人诉权,导致这种异议程序虚设或者不诉而定的结果。执行异议并赋予复议权利,使执行与再审的关系更难分清先后。执行标的可分为法院裁判文书所确定的财物和执行过程中由执行机构设置的标的物两个,而204条未就这两类标的物具体区分。笔者认为,对前一种标的物,案外人不得提出异议,如查有异议,应就标的物的权利产生新的诉讼,予以确权。既使已被执行,无关执行者对错。即使需要终止执行,案外人应先提出担保,才能阻却执行,如果案件已执结,案外人只能对被执行人或裁决文书中所指对错提起诉讼,不能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复议。对于后者,案外人也应在提出异议的同时,提供提保然后诉讼,不应当提出异议后再复议解决。这里需要解决的实体权,不是程序问题,不应以异议、复议裁定来解决。还有对案外人提出异议后案件执行是否应当中止,使执行机构左右为难。如查中止执行,违反了未经再次裁判不得中止执行的规定,且民诉法和最高院执行意见中都有异议得停止执行的规定,只有先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决定再审的裁定下发后,才能裁定中止执行,而执行机构显然不能因案外人异议而先中止执行。如果不中止执行,案件执行按章进行,等再审结果出现或再审裁定下发,部分执行物已不可逆转。如果反过来看,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利用提出异议而达到阻挠、拖延、逃避执行之目的,法院对此怎样处理?根据民诉法规定,只能在法院查清事实原因后,驳回异议、复议再维持而已。受损的申请人和被无端浪费的司法人力、财力损失只能无可奈何,无法追究恶意者责任,对异议的次数未加限定,是仅此一两次,还是就同一标的物仅此一次、两次,抑或允许案外人就同一标的物可以提出无数次异议呢?使的在具体操作中伸缩性很大,为滥用异议权提供了借口,为此笔者认为,对于案外人异议应当补充立法或在最高院制定执行具体规定时明确如下:(1)对于判决裁定或其他执行文书中指定的执行标的不得异议,如有异议应当另诉。(2)如对执行过程中确立的执行标的有异议的,应当提供足额担保后,另行起诉,并限定在15日之内(比拟支付令期限)提出;(3)对于未经确权的,到期债权的第三人异议,不受理也不得执行,取消代位执行债权制度,即使要执行,也要待诉讼确权后合并执行,不得未经确权而一执了之。禁止违反审执分离原则的行为;(4)异议复议制度如果不废止,就应该设立收费制度。民诉收费制度虽然诉讼收费低廉,但也阻止了一些无理取闹者,异议复议收费也可能有效地阻止恶意拖延、串通而为者。(5)执行异议复议审查机构与执行机构重合,使异议制度在形式上有违公平、公开、公正原则,偏袒嫌疑太重。法院内部的立、审、执、监四权分立,虽然不尽合理,但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制衡作用,有效地遏制了司法腐败的滋生,而执行异议却赋予了执行机构自行对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做出裁决,这显然与立法制衡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形成自错自纠的机制。果然能办到,何必犯错呢?因此笔者认为,如果此条不废止,就应遵循民诉法第205条的规定的法院根据需要可以设立执行机构中所述,设立执行异议裁决庭,与强制执行庭,共同对院长负责。
    笔者所处环境很小,以井底之见,窥一斑而揣测全豹,对刚刚颁行的法律提出不合理性和不现实性,以及修正意见,贻笑于大方之家.

Tags: 责任编辑:董高彦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司法独立、司法公正与司法权威 下一篇建立健全信访机制 保护信访人合法..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